《庶门闺秀》穿越架空短篇小说甜文在线免费阅读无广告无弹窗

第一章 痛彻心肺的惨死
  人说宫中雕梁画栋,恨不得连窗花儿都用黄金雕琢。

  御泽天一身黄色蟒袍,随着一个老太监从宫中来回穿梭。不知道走了多久,才到了一处偏僻的院落。

  这哪里有半分宫外人说的繁华?倒是不如那荒废的破庙来的有人气一些。

  臭味滔天,夹杂着细碎的呻吟,在漆黑的夜里显得更是狼狈。

  这就是宫中最为隐秘的地方,也是所有人都不愿意提起的地方--冷宫。

  “皇上,怎的想起来这样的地方?”老太监用拂尘捂着口鼻,满脸的厌恶,“皇上九五之尊,这等腌臜地方……”

  “只管带路,”御泽天皱了皱眉,“哪来的废话!”

  太监吓得一个哆嗦,颤颤巍巍的应下,不敢再开口了。

  御泽天抖了抖金丝绣边的披风,一声。

  终于来到一处小院,入眼的便是满眼的残破。门窗破落,桓梁相结处竟是蛛网密结。久未经修的地砖都裂开了口。

  这几日皇城内连绵大雨,这已是杂草丛生的地上不规则的溢出些积水来,加之草丛深处一些虫蛾疟子,肉眼可见的老鼠蟑螂的尸体混在水中,一阵风吹过,直捅人心的恶寒便扑面而来。

  御泽天皱了皱眉,咬紧牙关,止住胸口不断翻涌的干呕,这才又往前走了几步。

  来到一间屋前,他抬脚就朝着破败的木门踹去,接着就是一层的黄土坠落,满眼浮尘。

  躺在地上正中央的女子直直落入二人眼中,御泽天嘴角勾起一抹浅笑。接着大步过去,俯下身来,为女人撩起嘴边的长发。

  “蔻儿,你过的怎么样?”

  御泽天仿佛忘记了一路上的恶心,蹲在那里,言辞恳切,眼底似乎还有些希冀与爱意,就仿若从前,她还是他怀里的那个娇人儿。

  地上的女人吃力的抬起了头,看着御泽天。

  她蓬头垢面,身上带着一股浓浓的腐臭味道。她吃力的想要撑起身子,可是无论多么努力,却根本都没有办法坐起来。

  御泽天带着浅浅的笑意靠近她,像是要欣赏她此刻的样子。司蔻狠狠地揪住地上的一把枯草,朝着他扔了过去!

  御泽天伸手一挡,轻松的将她的所有努力废掉。随手捡起一颗石子,食指一叩,直接弹中她的眉心。随着他的力道,司蔻再次轰然倒地。

  而她的下身,也露了出来。

  一双腿被从膝盖处齐齐斩断,伤口因为没有医治,而像是烂肉一般!

  一时间恶臭难忍,御泽天风淡云轻的面容终于露出了一丝狰狞。

  “没想到你姐姐竟然能这么狠心,将你好好的双腿活生生给折断了。”御泽天站起身,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你可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

  司蔻一身宫衣早已血迹斑斑,依稀能够看出是皇后的凤袍。然而此刻在她的身上,却看上去格外的讽刺!

  “御泽天,我司蔻哪里对不起你,你竟然要如此残害我!”

  御泽天轻轻一笑,“残害你?你里通外国不守妇道,朕没有诛你九族已经是法外开恩!”

  司蔻愕然,随即仰天大笑。然而配合着她一身的凄惨,那笑越听越是让人骨头发冷。

  “我要是里通外国,还能有你御泽天的今天!”

  御泽天一声冷笑,“你这样的贱人心里想什么,朕又怎么会知道?你也不必再分辨了,朕今晚过来,就是亲自了结了你!结发夫妻一场,朕也不能太不近情意。”

  说着,将一个白色的瓷瓶从袖子里掏出来,步步逼近司蔻。

  “你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儿,如今又来杀我!御泽天,你好狠,你好狠!”司蔻知道自己今天活不过去了,但是看着他满脸冷意的朝着自己走来,依旧止不住的心颤。

  曾几何时,他们夫妻恩爱,羡煞天下人。

  现如今,她先是被活生生打掉一个已经成形的孩儿,现在又要被他亲手了结性命!

  当日她豁出一切为他出谋划策,伴在身侧打下赫赫江山,然而现如今,她却被他关在冷宫,打断双腿!

  司蔻声声断肠,眼里竟然流下血泪来!

  御泽天逼近她,伸手捏住她的下颌,在她张嘴的一瞬间,将一瓶鹤顶红直接倒了下去!

  猛烈的毒药沾上便是千刀万剐一般的疼痛,司蔻只觉得从嘴巴到心肝,火烧火燎,千万根刺戳刺着!

  然而这疼,却比不上她心底的一分一毫!

  “司蔻,”御泽天撩开她额前湿透的碎发,“今生你就好好的死了吧,来世切记要记住四个字--‘功高盖主’!”

  司蔻瞪大眼睛,死死地瞪着御泽天。

  看着他嘴角冷冽的笑容,她只觉得一口毒血上涌,从肠胃直蹿口鼻!

  就在她快要倒下的一瞬间,一口腥臭的毒血喷涌而出!

  就在她闭上眼的那一瞬,她也听到了御泽天痛彻心扉的惨叫。
第二章 十年前
  “小姐,小姐?”

  司蔻只觉得全身像是灌了铅一般的沉重,连眼皮都睁不开似的。眼前满是御泽天那张狰狞的脸,却又觉得有一双柔软小手正轻轻拍着自己的脸颊。

  “小姐,小姐你别吓我啊!”

  司蔻有些迷惑了,全身沉沉的,脑袋轻飘飘的。像是死前那刻的如释重负,又好像是……

  歇晌歇的久了,被太阳晒坏了?

  这么一想,司蔻吓了一跳!

  下意识的一咬舌尖,窜起的疼痛让她猛的睁开眼!

  “小姐……你要是再不醒来,可就吓着凉儿了。”凉儿惊慌的拍了拍胸口,“小姐,你睡了好久,天色不早了,咱们该回府了。”

  司蔻惊讶的看着眼前浅笑的女子,檀香阵阵萦绕鼻间,让她一下就红了眼眶。

  “凉儿,凉儿……”

  凉儿在她出嫁之前就被司曼青害死,怎的又见了呢?

  难道,凉儿在奈何桥上,等了她这么多年?

  司蔻颤巍巍的伸出手,想要摸一摸凉儿的脸。但是等看见自己伸出的手,她一下就又愣住了。

  这只胳膊……

  她因为陪着御泽天东征西伐,一双手早就满是伤疤。死前又受尽了欺辱,样子十分的可怖。

  然而这双莹白的手臂,纤细又柔软。带着女儿家特有的馨香细嫩,白藕连枝。

  “小姐,再不回去可就要错过晚饭了,不定老夫人怎么骂你呢。”凉儿见司蔻在那里发呆,赶紧拿过衣服给她穿上,“我们得赶紧回去了。”

  司蔻看着凉儿,再看看自己的手,像是不敢相信似的。

  接着把凉儿猛的推开,踉跄几步走到水潭旁边,看向水中的倒影。

  俊秀、娇小,如同亭亭玉立的含苞荷花。倒影中她吃惊的张着嘴,一双眼睛瞪得老大。

  司蔻倒吸一口冷气,倒退几步。

  凉儿被她吓着了,赶紧上去扶着她,“小姐,你怎么了?别吓我啊!”

  司蔻看向凉儿,“凉儿,我们,去哪个家?”

  凉儿被司蔻吓得都要哭出来了,“小姐,小姐你是怎么了?什么哪个家?你的家,当然是相府啊!”

  “相府”二字如同惊雷,在司蔻的脑海中炸开了锅。

  “现在,现在是哪年?”

  凉儿更是着急了,看着司蔻那副出神的样子,简直都要哭出来,“小姐,小姐不要吓凉儿啊!现在,现在是南漠二百一十八年啊……”

  司蔻闭上眼睛,整个靠在了凉儿的身上。

  南漠一十八年,竟然……是十年前。

  她不仅没有被那杯毒酒害死,反而重生到了十年前!

  是老天听到她的呼唤了嘛?十四岁那年,正是她悲怆命运的起点。

  这一年,她……

  司蔻看了看周遭的寺院,果然是她平日里祈福的禅房。想到这年她前来祈福,却被祖母给默不作声的许给了太子……

  “凉儿,我们走。”

  “小姐,我们去哪儿啊?”看见司蔻刚才的样子,凉儿已经被吓坏了。一时间六神无主,紧紧地拉着司蔻的袖子。

  “回家!”司蔻深吸一口气,大步向前。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指数:★★★★★

庶门闺秀》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庶门闺秀》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庶门闺秀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coding.vip/?id=3841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