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女婿有点猛》小说全文在线阅读-这个女婿有点猛完整版全文阅读

这个女婿有点猛》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小牛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小牛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这个女婿有点猛》简介:韩东本身是一个“被”退伍的军人。回到都市后,被迫成为了夏家的上门女婿……

0-temp-201810-10-1539161410575.jpg

第十七章 以牙还牙
“妈,我就不陪了,领导安排的还有工作。”

想着,韩东出言拒绝。

甭管是夏明明还是陈斌,他现在都不想见到。之前有矛盾,硬挤在一起喝酒吃饭,太过无趣。

龚秋玲不容置疑:“工作先推掉,陪人把酒喝好才是真的。”

韩东没了拒绝的理由。

看得出来,龚秋玲对陈斌还挺重视跟了解的。否则她这么讨厌自己,干什么要留他?

无非是想把陈斌给伺候舒服。

也难怪,陈斌就是个货真价实的富二代,公子哥。

家境比夏家只好不差,其父陈岩本来也是东阳市赫赫有名的人物,手底下连锁商场遍及附近几个城市。

中午之时。

陈斌跟夏明明一路说笑进了家门,手中大包小包提满了礼物。

茶叶,烟酒。

烟是东阳市最贵的大天叶,私底下的价格每条接近六七千。酒水跟茶叶韩东不认识,想来价值也是不菲。

此时的陈斌没有任何公子哥的模样,穿着整齐得体,笑容和善讨好。夏明明像是刚从电视台那边回来,身上是一套银灰色的女性职场服装,苗条的身段被勾勒的显露无疑。脚下是高跟鞋,本来接近一米七的身高在高跟鞋衬托下,跟陈斌高矮几乎一致。

陈斌看到韩东的瞬间,自然的笑容变的不太好看。

心想这家伙怎么也在,见到人,陈斌就想到自己跟女友夏明明玩制服游戏被韩东踹门撞见。

近两日,这都是卡在心里的一根刺。

龚秋玲不知道几人的这些猫腻,还以为韩东跟陈斌不认识,在旁帮着介绍。

两个男人都配合着,互相握手,客套。

就是从龚秋玲看不到的角度,陈斌冷冷横了韩东一眼。

入座后,夏明明上楼去换衣服,龚秋玲一个人跟陈斌交谈了起来。

不得不说,她交际也是一把好手。

跟陈斌是第一次见面,却像是认识了很久,待人亲热,言辞有分寸。

韩东见状百般别扭。

他进夏家那么久,就没见岳母对自己笑过,还以为她跟夏梦一样性子冷淡,感情她是看人的。这会怕是都把陈斌当成了女婿,大有越聊越高兴,越看越喜欢的样子。

韩东就跟空气一样,插不进话,也不想插话,独坐在一旁。

吃饭之时,这状况也没任何改善。

全程都是岳母在跟陈斌交流,谈家境,谈经济,谈闲话。

暗地里,韩东被岳母眼神提醒了好几次,让他去找陈斌敬酒,韩东只若未见。

龚秋玲生恼,索性直言:“小东,把酒帮忙倒上啊!”

韩东躲不过去,只好起身。

陈斌不阴不阳,见倒好了,主动拿起了杯子:“姐夫,第一次见面……”

话一串一串张口就来,意思就是逼着韩东跟他碰一个。

韩东昨晚饮酒过量,现在是闻到酒就想吐。

稍抿了抿,腹内翻腾不已。

连忙说要去洗手间,暂时躲开。

龚秋玲看他如此不上道,憋了一肚子气:“小斌,别见怪,你这姐夫出身不太好,没见过场面,也不太懂规矩。”

夏明明脆声接腔:“要我说妈你都不该让他上桌,看到他就饱了。”

陈斌佯装大度:“阿姨,姐夫不想饮酒。今天就不喝了,没关系。”

这么一对比,龚秋玲觉得韩东更加不堪,嘴上找了个借口离席,去的方向却是洗手间。

她一离开,夏明明当即就幸灾乐祸起来,老妈肯定是找韩东麻烦去了。

……

韩东手扶着陶瓷脸盆,镜子里是一张苍白的没任何血色的脸。

刚才刘明远打电话过来说去公司交账的时候,非但没受到表扬,反而说两人要账的方式坏了公司规矩,影响不好,下不为例。

并且,因为韩东无端旷工,说下午再不去公司,就要开除他。

这很反常。

因为七十万的债务对振威来说不是小数,他辛辛苦苦从乔六子手里追回来,旦凡是个领导,就该高兴才是。

而唐艳秋表现正好跟逻辑相反。

特别明摆着的事实,唐艳秋跟夏梦是穿一条裤子的。换句话说,她目的就是赶自己出公司。

所以,别说要回七十万,要回七百万,他跟刘明远也不可能得到公司的任何奖励。

砰砰砰的敲门声响了起来,龚秋玲的声音打断了他思绪。

“韩东,饭前是怎么交代你的。让你陪小斌喝酒,把人给陪开心。倒好,躲在洗手间不肯出来……”

“你再这样不分场合轻重,下个月的生活费别找我,我也不会再给你一分钱。”

韩东敲了敲脑袋,声音略哑:“妈,我今天真的不能喝酒,昨晚喝太多了……”

龚秋玲哪听解释:“你就是存心跟我作对。我知道,看我对小斌好,你心里不舒服。没错,我是看他比较顺眼,不管是年龄,家庭,人品,方方面面,他就是比你强。”

韩东道:“他比我有钱是真的,这也是最重要的。”

龚秋玲听他还敢顶嘴,更加来劲:“人有个好父亲,本身也是能力的一种,羡慕也羡慕不来。谁让你自己的父亲不争气,连手术费用都要借……”

韩东如遭雷击。

他以前觉得,龚秋玲人虽然势力,眼界高,但说话最起码还有分寸。

可现在,她因为这点小事,连父亲都扯了进来。这就是龚秋玲经常挂在嘴上的高学历,高素质。

借?

当初夏龙江拿着钱去他家里,一副不要都不行的样子,怎么能叫借。

韩东父子真要借钱,何苦无缘无故来借夏家的。

全都是夏龙江,将这人情半强迫性质的压到了两父子头上。导致,韩岳山同意韩东入赘夏家。

可能在别人眼里是韩东高攀。

但在韩东心里,他真的对所谓豪门没有任何兴趣。若非事情赶着,他甚至对钱也没兴趣。

声音逐渐冷淡,他上前拉开了门,直面龚秋玲:“妈,您这么不待见我,为什么同意我跟小梦结婚?”

“我同意?我可从来都没同意过,全都是你岳父一手张罗的。他说你人品好,负责任,说知根知底,我怎么没看出来你还有这么多优点……”

不要妄图去叫醒一个装睡的人,所以,韩东认为跟岳母讲不出什么道理来。

只没再看龚秋玲一眼,径直的往外走。

龚秋玲气的不行,她训斥韩东习惯了,从没想过这个女婿还有脾气:“你今天要走出这个家门,就别再给我回来。”

韩东仍旧不答,加快了脚步。

迎面,夏明明视线朝他看来,眼中笑意犹存,像是特别喜欢他在龚秋玲处吃瘪。

韩东也笑:“妹子,我昨儿去银河要债,恰好看到你这个完美的男友搂着一个女人去酒店。别问我要证据,我没有。就一个朋友跟我在一块,你或许可以打电话找你姐帮你弄明白。”

陈斌豁的站了起来:“你少他妈胡言乱语!!”

同时,恨不得上前宰了韩东。

夏明明笑容僵住,直觉,韩东不会说谎,也没理由说谎。

0-temp-201810-10-1539161392966.jpg

第十八章 阴魂不散
出门,韩东拆穿陈斌虚伪面孔的爽快劲就没了。

结婚以来,他跟龚秋玲,跟这个家里的人还从未这么针锋相对过。

想来,这会儿肯定是因为他临走那番话炸了。

夏明明只要不傻,应该可以判断他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

后悔不至于,夏家人作践自己忍忍便也过去。但连父亲也不放过,他不会没任何表示。

否则就是不当人子。

他父亲或许没陈斌父亲表面上那么大的成就,可韩东看来,他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无可取代。

此刻的夏家,确实就如韩东所想一般,闹腾的鸡飞狗跳。

夏明明藏不住事,性格也泼辣。

一等韩东离开,当着自己母亲的面,就开始质问陈斌去银河KTV的事儿。

陈斌倒是想否认,可心虚所致,总归是被看出了破绽。

更何况他听韩东意思,还不知道到底有几个人见到了自己去银河,要是拉出证人来,这脸岂不是丢的更大。

兴冲冲的来,灰溜溜的走。

陈斌牙齿都要咬碎了。

韩东这王八蛋,简直就牲口一个,这事也能捅出来。

揉了揉差点被夏明明抓花的脸,陈斌痛恨之余又难免心慌。

他是真喜欢夏明明,发自骨子里的喜欢。昨个去银河,本来就是去打分手炮的,想着以后就不再去了。

视线里隐隐还能看到韩东跑步前进的背影,陈斌拳头攥起,眼泛怨毒。

都这样了,他可不会再计较韩东到底是不是夏明明姐夫。

这种货色不好好教训教训,简直搞不懂天高地厚。

……

振威集团,总裁办公室。

夏梦刚挂断了电话,烦躁喝了杯咖啡。

她知道韩东迟到是因为要债的时候被乔六子逼着喝了一瓶高度威士忌。说实话,这件事让她觉得自己这个老公可能也没她想象中那么废。

可谁曾想,他也就在家里陪着妹妹的那个男朋友吃了顿饭,搅出了那么大事端。

电话是妹妹打的,询问昨晚跟韩东一块出去要债的员工是谁,想确认陈斌是不是真的去了银河。

这韩东,还真不是一般的损,以前怎么没看出来。

几乎可以想象,妹妹这会差不多要暴走了,这段姻缘,估摸着距离没戏也不远。

黄莉敲门走了进来。

随着汇报,夏梦很快抛开了私事儿,好看的眉头渐锁。

是泰丰银行那边出了变故,这是她从临安回东阳工作以来第二次意外。

第一次是城中区点部那边,说振威的押运员不负责任,迟到早退。这一次是振威押送财物过去,银行方面说金额不对,一口咬定是振威这边出的问题。

这在之前,是从没有过的。

真正的合作关系,一些小事情上双方都会尽量包容。泰丰不寻常的举动,让夏梦嗅到了危机感。

她想到了张建设的威胁,难不成是他搞鬼?这是泰丰银行想解约的先兆?

越想越是极有可能。

因为张建设这人在临安那种省会城市都能呼风唤雨,耍手段对付一个小小的振威押运,即便隔着一百多公里,也实在是简单至极。

太卑鄙了吧!

夏梦气恼的呼吸困难,又别无办法,对黄莉说:“你帮我约一下江行长。”

振威跟泰丰合作的业务量,是最大的一单。

而合作的关系,是振威依附着泰丰,这是她父亲谈下来的业务。

且不说到底是不是张建设搞鬼,万一泰丰真的有解约意向,那意味着整个振威押运垮了半壁江山,至少有一大半押运员短期内会闲置下来。

这边意图扩张招聘的那些精英人才还没安排好,节点上再出这种事,振威有可能会陷入绝境。

正想着对策,祈祷千万别是源于张建设的报复。偏怕什么来什么,手机催命一般响起。

张建设的号码。

夏梦想到那张油喃喃的脸,犹自恶心,同时也没有了侥幸。泰丰的动作,跟张建设确定是有关系,否则为何无巧不巧的这时候打电话。

“小夏,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电话接通,张建设有恃无恐的声音随即清晰。

夏梦恨声道:“你少痴心妄想。”

张建设言辞松垮,声音怪异:“泰丰只是第一步。下一步,我让你的押运公司一个单子都接不到!”

“那就走着瞧!”

夏梦摁了挂断,手机重重放在桌上发出闷响。

黄莉被动静吓了一跳:“夏,夏总。您想跟江行长约在什么时间见面?”

“他方便就行,你先出去。”

黄莉松了口气,轻脚转身。

“对了,韩东有没有来上班?”

“刚来。”

“让他来我办公室。”

“好,好的。”

走廊内,黄莉拍了拍胸口。

她觉得这会的夏总就是一个火山,岩浆不知道会喷到谁的身上。

瞧她口气,东哥八成又倒霉了。

听那个讨债的专员说,东哥是直接把乔六子给堵在了包厢,还动手打了乔六子一个手下,逼的乔六子乖乖还钱,并且以兄弟相称。

这个一早就在不大的振威传的沸沸扬扬,让人渍渍称奇。

原本一个毫不显眼的小保安,顷刻成了公司的焦点人物。

但也只风光了几个小时,随后法务部那边就又有新消息,说韩东跟那个叫刘明远的违规讨债。

这一下,风向又变。

有人幸灾乐祸,也有人私底下猜测原因。

明眼人都看的出来,韩东或刘明远这是得罪人了,花那么大心思讨回债务,反而还被罚了几百块钱。

想着,往法务部去,一出楼梯,就见到韩东跟那个叫刘明远的正往外走。

黄莉连忙上前:“东哥。”

说起来黄莉,也是公司挺知名的人物。虽然没夏梦漂亮,却也是美女一个。开朗,年轻,没架子。

不过刘明远工作缘故,很少接触到她,悄悄看了几眼,没敢造次。

心想着她怎么会称呼韩东为东哥,这太反常了?

黄莉可是老板身边的人。

韩东心情不太好,家里被龚秋玲挤兑侮辱,来公司刚又被唐艳秋那个女魔王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

勉强压住问:“小莉,有事?”

黄莉把韩东拉到一旁低声道:“是夏总找你,我瞧她脸色不对……”

韩东心想八成是因为家里自己拆穿陈斌的那件事,无趣道:“不想去。”

黄莉苦着脸:“这夏总吩咐的,东哥别让我为难。”

“你就说来晚一步没见到我。”

说罢,他笑了笑:“谢谢你提前通风报信,有时间请你吃饭!”

黄莉抽了抽小巧的鼻子:“东哥小气是出了名的,少拿我开心了。”

韩东讪讪道:“贵的请不起,便宜点还是没问题的。先走一步,还有新任务。”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这个女婿有点猛》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小说 回复《这个女婿有点猛》(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coding.vip/?id=2328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